巨乳素人

關於部落格
巨乳素人
  • 13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限軍事行動”的 有限戰略效果

  8月8日,奧巴馬宣佈授權美軍對伊拉克叛亂動武實施空襲,同時重申“不會派地面部隊進入伊拉克”。白宮發言人隨後表態,美軍對伊拉克的軍事參與是“有限的”,但奧巴馬並未限定空襲結束的具體時間。   按照白宮方面的解釋,美國“有限軍事行動”旨在達到三重目標:保護在伊美國公民的安全,化解伊北部的人道主義危機以及幫助伊安全部隊打擊極端組織。當天,美軍即出動戰機,針對極端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的流動炮台等目標,實施了至少三輪空襲,數十名叛軍被打死。   白宮對空襲的解釋以及美軍隨後的行動表明,在軍事領域,美國對當前伊拉克亂局的整體態度是“不陷入”但要“介入”。伊反政府武裝與現政府之間博弈的結果,對美國而言是一種“勝則贏者通吃,敗則全盤皆輸”的賭局。如果極端組織完全控制伊拉克,將意味著美國自伊拉克戰爭甚至海灣戰爭以來在該國的巨大投入全部化為烏有,這是美國必然要竭力阻止的結果。然而,要實現“贏者通吃”,當前局勢下除了直接出兵沒有捷徑,但戰爭成本高昂,維持戰果的代價更是個無底洞。自2003年發動伊拉克戰爭至2009年宣佈從伊撤軍,美國在伊拉克消耗了大量國力。如果再次出動地面武裝部隊,將意味著美國再次卷入一場新的戰爭,金融危機後元氣尚未恢復的美國無力為之。   奧巴馬的多次表態均表明,防止美國全面“陷入”新的伊拉克戰爭,雖是無奈之策,對當前的美國而言,卻必然是戰略底線。因而,在因實力限制和成本過高而無法“走捷徑”的情況下,美國只能降低自身的戰略預期,通過有限地追加投入,防止或盡可能延緩“全盤皆輸”的最壞局面。   有鑒於此,通過空襲對伊實施“有限軍事行動”,對美國而言是成本最小的現實選擇,只是這種戰術主動在戰略被動的大前提下,成效能有多大存在不小的疑問。上個世紀末,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曾通過空襲推翻南聯盟米洛舍維奇政權,實現了西方的軍事和戰略目標,然而,目前的伊拉克與當年的南聯盟存在很大不同。當年的米洛舍維奇政權處於內外交困之中,勉力支撐危局,其形勢如逆水行舟,且政治和軍事力量集中在首都貝爾格萊德,西方在實施空襲時目標集中,打擊的成本低而收效大;與此相比,伊拉克的極端叛亂武裝在軍事上仍處於攻勢,且在伊境內多點開花,力量分散使得襲擊目標難以聚焦。這些因素都會大大降低空襲的有效性。   此外,奧巴馬此次計劃目標的有限性,即旨在“遏制”而非“剿滅”極端組織的叛亂,也決定了伊拉克局勢短期內仍難依靠外力實現根本改觀。即便奧巴馬政府今後有意加大空襲力度,也將受到國內民眾態度的制約。近5000名士兵在伊拉克喪生,已經引發了美國國內的普遍不滿,因而目前美軍空襲主要依靠無人機實施。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空襲的力度和效果。   在美國公佈的實施空襲理由中,保護美國公民安全位居首位。但除非伊拉克局勢得以根本扭轉,各國公民的安全在伊拉克“覆巢之下”都難有保障,因而單純通過空襲很難實現該目標。至於“化解伊北部人道主義危機”,美國的針對性打擊,對於被圍困在辛賈爾山區等地的數萬名民眾,的確提供了一根救命稻草。不過,由於空襲在技術上難以完全精確,因而也可能會帶來新的人道主義災難。在美國實施空襲的三個目標之中,只有協助伊安全部隊打擊極端組織,是確定能夠或多或少實現的,但也將在多種限制之下難以立竿見影。   由於伊拉克此次叛亂與恐怖主義和極端勢力聯繫在一起,國際社會已經不能將美國的軍事行動簡單地視作一種霸權主義行徑。在恐怖主義和極端勢力的共同威脅之下,西方和非西方的分歧不再重要。任何負責任的政府,都不會完全採取一種幸災樂禍的態度看待伊拉克和有關大國的困境。中國外交部在回應美國空襲決定時明確表示,“對在尊重伊拉克主權前提下一切有利於維護伊拉克安全穩定的行動持開放態度”。只是,我們所期望的“伊拉克早日恢復穩定和正常秩序”,仍然面臨太多的障礙和困難。卜永光(浙江學者)  (原標題:“有限軍事行動”的 有限戰略效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